椀蓝

他们的信仰是荣耀,而我的信仰是他们
主吃:喻黄/叶蓝/双花/昊翔/韩张/江周/双鬼/刘卢刘/肖戴/楚苏/乔高
顺便:伞修/张安/莫橙/魏果
不喜掐架,我也没有cp洁癖。
最近被拉进了王柔坑,我估计爬不出来了。

第五枚戒指

◆ooc慎入
◆逻辑被狗吃
◆幼儿园文笔 
◆爱一个人就说出来,莫留遗憾。
◆感谢观看

    叶修喜欢许博远,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喜欢。
   许博远喜欢叶修,悄悄的,在心里生根发芽,等他发现时,却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许是网游时蓝溪阁与君莫笑的合作时,那个花花绿绿的身影出其不意的出现的时候。
   又或是在兴欣工会里曾挂着头号保姆的称号的身影忙碌的时候。
   他们就已经喜欢上了彼此。

   他们似乎常常见面,又似乎甚少见面,叶修也不过在蓝雨主场比赛时见过作为来帮忙的许博远一面,但在网游中这么多公会,这么多人,他又总是能遇见许博远。
   这也许就是缘分罢。
   缘分来的太快,叶修一时还没缓过来自己喜欢上一个男人的事实,世邀赛就这么风风火火的来了。     

      虽说中国队的领队一秒也没在场上厮杀,但不论是战术布置还是平常的训练,叶修是真的豁出了这条老命。
    小组赛,淘汰赛,四强,半决赛,决赛,中国队似乎从未被看好,但他们从未迷茫过,直指冠军,他们书写了一个新的盛世,用他们的汗水,努力和名字。
   而叶修拿到了他人生的第五枚冠军戒指。
   第一枚作为领队的戒指,也是第一枚国际性比赛的冠军戒指。
   这一夜不知道有多少中国荣耀粉丝在电脑前看着赛场上鲜红的国旗无声哭泣。
   而许博远就是那无数人之一。
   紧接着是新闻发布会,国家队全员都登上舞台,自豪的告诉全世界,中国队是冠军。
   哭过,叫过,笑过。
   该是归家了。
   以王者的骄傲。

   真的累极了。
   叶修好不容易放松下自己紧绷的神经,脑中突然冒出许博远的脸。
   原来有这么长时间没见了。叶修抬手按了按眉心,嘴角却扬起一抹笑。
   他知道自己还没想明白,但他也知道,他心尖已经束了根叫许博远的绳。
   开完新闻发布会,一行人就马不停蹄的来到机场,国内还有盛大的庆功宴和他们的队友们等着他们。
  

   许博远一觉醒来,觉得自己好像做梦一样,屋外天边已经泛黄,也不知道是睡了多久,头胀胀的。
   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响个不停,他还以为是欢庆国家队胜利的短信,打开一看却是一愣。
   国家队飞机失事,国家队领队疑重伤,生死不明。
   许博远看着生死不明四个字,手开始止不住的抖,神经一瞬间紧绷,他的头开始隐隐作痛。
   “啪。”手机掉到了地上。
    冷静,冷静,十有八九是媒体炒作。别这么紧张。许博远在心里一遍遍重复,一遍遍说服自己。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吓得许博远一个激灵,他捡起手机,是一个没见过的号码,他犹豫再三,还是接了起来。

飞机是真的出了事故,叶修也确实是受了伤,但只是小腿被刮了一下,处理包扎一下,和没事人一样。什么生死不明确实是媒体炒作过头了。
飞机没有降落前情况才是真的危急,空姐都已经拿出纸和笔让大家写遗书了,一些胆小的女乘客哭泣的声音在安静的机舱里显得格外大声。
叶修这时反倒想明白了,喜欢一个人关性别什么事,喜欢就是喜欢。生生死死无法预料,不留遗憾的死总比起把遗憾带到坟墓里好。
所以他一下飞机,就借了沐橙的手机,向喻文州问了许博远的电话。

“喂,小蓝。”
“叶……叶神!是你吗?”
“是。”
“你的伤怎么样了!”
“没什么问题。接下来,我要和你说件很重要的事。”
“……”
“我喜欢你。”
“什么?”
“小蓝,我现在有五枚冠军戒指,第一枚给你,我可以追你吗?第二枚给你,你可以做我的男朋友吗?第三枚给你,你可以嫁给我吗?第四枚给你,证明你是我预订的?第五枚……我想在婚礼上亲手给你带上。”
“叶修……”
“……”
“我也喜欢你,我愿意!”
我等你归来,为我带上第五枚戒指。

END

  

  
     
     
      
    
    

戴妍琦的十篇日记

●注意ooc,私设。
●夹着cp私货的肖戴。 
●又名《女朋友写我的本子我不知道还买来送给她》

      ×年×月×日     晴
      今天去蓝雨打友谊赛,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喻黄果然联盟第一甜,我快要控制不住我的麒麟臂了!!!今天喻队对黄少说饿了,要吃他!!齁到原地爆炸!
      队长今天也超帅,我的all肖本要开始做文宣了。
ps:蓝雨的女厕所真的好少,我只在三楼看到一个……

        ×年×月××日    多云
       快比赛了,训练量也大了。
       好累~
       今天叶神也在实力炫老婆!小蓝河真的超可爱,想……算了,雷霆已经很穷了,boss也很少了,好气,我的all肖二宣也开始啦!
        楚姐姐的新本子没抢到(ToT)我在训练,只迟了五分钟啊!
  
        ×年×月××日   晴
       今天擂台赛干掉一个半,表现还不错,队长夸我了,有点开心。
        沐姐姐推荐的品牌的薯片真的很好吃,特别是蜂蜜牛奶味的,超喜欢。
        天气好热,觉得自己快蒸发了。

        ×年×月××日   小雨
       有点发烧了,头涨涨的,果然太浪了。张佳乐前辈也发烧了,孙哲平前辈好着急,我也想要一个人这样为我着急。
       (铅笔)我好像喜欢队长。(在喜欢那里用力使劲涂了一下。)

       ×年×月××日    多云
        烧退了,感谢队长为我跑上跑下的,他这———么好,张佳乐前辈的烧还没退,我推测他比我还浪,不过孙哲平前辈在的话,张佳乐前辈一定不敢造次。
        叶神拍了蓝河小天使做的菜,看着就好好吃啊。有点饿了!
       队长昨天买了几袋蜂蜜牛奶味的薯片,他说要等我好全了才能吃,好馋……
       我的all肖终宣,我决定加册肖戴的赠品。
        我现在真的好喜欢他。

        ×年×月××日    大雨
        水声哗啦啦的,雨好大,队长出去拍广告不知道带没带伞。
         G市也下大雨了,被雨冲得都断水了,为什么黄少要说他和喻队没法洗澡了?!难道他们平时都鸳鸯浴?
        yooooo~
       我的肖戴小册也完成了,快要开始通贩了。
        该睡觉了,云秀姐推荐的电视剧的女主好白莲啊!我要是男的绝对不会喜欢这种女生,不知道队长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年×月××日   晴
       今天悄迷迷的问队长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队长脸红了,但我还是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今天沐姐姐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是是莫凡追的她呀!唔~这算不算站着说话不腰疼。
      今天有个漂亮的小姐姐和队长合影了,不开心。
      本子的通贩开始。

      ×年×月××日    晴
     !!!!!
     超害怕!
     队长买了我写的本子送给我!
     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他知道有肖戴的小册吗?!
ps:失眠了,我的妈,队长会不会也喜欢我!

       ×年×月××日    多云
       惊喜!意味!开心!
       队长向我表白了!我要表白队长。
       旋转,跳跃,仰头长笑。
       我不打算把他送我的本子是我写的的事告诉他。
        不然hin尴尬的。
  
        ×年×月××日   小雨
        ……
       我今晚要爆肝写一篇上万字的喻黄r18,我立的flag啊!
       真的好尴尬,黄少居然把我的圈名告诉队长了!!他需要喻队的管♂教。




突兀的end

      
       
     

       

特曼,我见过山海人潮为你喧嚣,再见

      哭了一场。
      太难受了
      然后不粉不黑,在看到这个名字就当是路人吧。
      我一直很相信他。
      他说不是他就不是他。
      看见有人黑他就受不了,但不想丢他的脸,所以一个一个去按举报。
      他的声音很好听,高音很好听,黑嗓很好听。
      他对我们很好,他会催我们作息,会告诉我们他名字后面的  。是我们。
      他会给我们大白兔,会带着鲜花和盔甲回家。
      我想我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忘不了,忘不了他。
      我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什么程度才会为他降低底线
      我依然愿意看山海人潮为他喧嚣
      但 最后叫他一次粑粑。
      他说:特曼,唱歌的。
      我是听歌的。
      但是再见了。
      特曼,愿你今后一切平安,我不再等你回家了。
     

     

我想,他那么好,我可以爱他十年,二十年,三十年。至死方休,至死不休。
我想,他那么好,我得有多少情敌啊,所以我得更努力,才能把自己变得更好。
我想,他那么好,我不能让他流一滴血,受一点伤,背负一丝痛。
我想,他那么好,让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每天在我左胸口第四根肋骨往里一寸的地方,把那里添得满满的。
生日快乐。
十年,还有八年。
一辈子,还很长。

分享一个历史喻和一个政治黄

*第一次尝试论坛体
*幼儿园文笔
*ooc,ooc,ooc
*接下来开始吧



荣耀二中\八卦世界

秀秀秀!你们就知道秀恩爱,政史还教不教了。

1L
我先占一楼先。
2L
沙发,有趣。
3L
板凳,我已经在学校的贴吧看到这种贴了,楼主真的大丈夫?
4L
地板,不瞒各位,看标题就能猜出七七八八我会说。
5L
……地下,同上,楼主造老师们逛贴吧吗?
:
:
:
24L
你们刷的好快啊,知道是谁的同学们,别说。
别问我那个班的,就是最吵的那个年级最吵的班。
这俩一个是政治老师,简称h,一个是历史老师,简称y。
我是y的小迷妹啊!我y笑起来温柔得要死。我又超爱历史。
但是他今天变得不像他了,悲痛欲绝,谈恋爱了不起啊?
是挺了不起。
先告诉你们,我是政治科代表又是历史科代表,别问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啊!
我们h平时那闹得啊!同样是政治老师,看看隔壁zzk,不废话,一朵安静的学校之脸。h就天天去和教高中组zjl作妖。
上次元旦晚会,人挤人的,他和zjl跑到舞台上高歌一曲《相亲相爱一家人》,调那叫个山路十八转,下来就没位置了。(并不知道这有这有什么必然联系)
因为没位置了。
所以 , 他就坐到y的腿上了,那种缩在y怀里的坐。
好气哦。
不是,我也想坐啊!
汪!

25l
难道不是每个班的人都觉得自己在最吵的年级最吵的班吗?
26
楼上+1
27l
话说zzk难道不才是世界的财富吗?脸好,运动也好,我看过他和他们班男生打球,那球技没话讲。而且又会钢琴又会唱歌的。
28l
是的,我至今都忘不了被跑调的《相亲相爱一家人》支配的痛苦。对比之下zzk简直世界第一好。
29l
偏题啦!但是不得不说,怪不得zjl天天往初中部跑,论初中部最混的老师和高中部最混的老师混在一起是什么一种感受。
30l
你们都没有觉得一口狗粮夹杂着楼主的怨念吗?
:
:
:
57l
看破红尘,最重要的是,他们两个腻歪在一起时大屏幕上再打年级里老师的照片介绍。
刚好到h
恩……
话痨,有志青年,单身未婚
哦!
单身未婚的h,可以把你的手从y手上放开吗!!别卿卿我我的,单身未婚。
咳咳。
接下来,我要给大家讲述一件人神共怒的事。我不是政表兼历表吗。不,我不是!我觉得自己就像他俩的调情工具 ……生气。
某日,我去交我们班的政治作业,h有个坏毛病,就是热衷于无故的碎碎念,恰好听到他说下节是我们班的课之类的,我自己又是不记课表的人,于是当我推门而入,喊完拿出政治课本时,看见y一脸微笑的看着我,我……
这不是重点,次日,y突然在政治课前来我们班,说拿出历史课本,我很傻很天真的以为换课了,在我喊出拿出历史课本的那一刻,h推开了教室的门。
各位,知道什么叫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吗,我知道啊!
可他们这对狗男男,居然目光相对,相视一笑。
mmp,我呢,你们爽了,那我呢!吐魂:-Q
58l
心疼楼主。
59l
心疼楼主+1
60l
心疼楼主+2
61l
红红火火,楼主世界第一可怜。
62l
所以为什么秀恩爱要牵连无辜呢?
63l
讲真,这件事告诉我们要记课表呀。



109l
不知知道h和y是谁的你们有没有发现h和y有一对戒指啊!
110l
没有,下一个。
111l
我证实,有,h挂在脖子上,y带在右手无名指上。
112l
楼上观察得好仔细啊。
113l
我不仅要证实,还要给你们讲一个他们用这对戒指秀恩爱的故事。
114l
瓜子汽水嘞!
115l
来两斤瓜子,谢谢。
116l
楼上别把瓜子壳吐我头上,顺便给我也来两斤。
117l
就有一天,h不知道咋了,突然学隔壁zzk默写政治,天,他知道我们班平时背书的人几乎没有吗?难道临时抱佛脚不是正常人的思想吗!
他还惨无人道的抽背,抽背就算了,他的嘴还没停过,整个人都是低气压。
然后,我的同桌告诉我真相:你有没有发现h今天没带戒指。
一语惊醒梦中人!
你们小两口闹矛盾,为什么受害人是我们啊!
不过,y带了一束玫瑰,下午h就又带回了戒指,而且心情倍好。
一口狗粮,直接往嘴里塞,气得要命。



124l
心情复杂。
125l
神奇的学校中神奇的年级中神奇的老师 。
126l
狗粮来了,张嘴。
127l
好玩极了,作为zzk班的学生现在才知道别的班不默写。
128l
心疼楼上
129l
心疼楼上上



203l
你们谁去告的状!!!刚刚y突然问我是不是玩论坛,空气突然凝固知道吗!!!
204l
楼主冷静一下,你知道这个贴被人工置顶过吗?
205l
虽然很不道德,但我忍不住笑出了声。
206l
港真,有可能是他自己逛论坛看到的。
207l
楼主一路走好。
208l
一路走好+1
209l
一路走好+2
210l
不行了,y和h找我谈人生就完了,我先删了。

此贴以删除













黄少天心情复杂的看着此贴以删,直想翻白眼,看别人818自己看得依依不舍的,估计也就独他一份了。他踢了踢躺在他身边的喻文州,略带撒娇的语气道:“把人小姑娘吓得都删贴了,你咋这么行呢?喻老师~”
“看她八的那么清楚,每天都不知道盯着你多久,生气。”喻文州含含糊糊道,被黄少天的喻老师勾得心痒痒,说完就亲了口黄少天。
黄少天:什么鬼理由!
“那她还你的小迷妹呢,你咋不说怕我吃醋呢?”黄少天叹了口气。
“吃醋了吗?”喻文州有些好笑的抬头看黄少天。
黄少天似笑非笑地说:“恩,好像真有点。要不你尝尝酸不酸。”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也不接话。两个人心里都明白这些事学生私下说说可以,真的曝出来了就不好解决了。
他心里想着黄少天元旦晚会那天屏幕上打的单身未婚,恨不得现在就出柜,把单身未婚改成喻文州专属。
不过不能向全世界宣示主权,自己留几个记号乐呵乐呵还是可以的。


第三天黄少天刷论坛,看到一个名为《我的政治老师夏天穿高领是不是有病》的帖子,气得够呛就是后事了。

向家

* 小学生文笔
*ooc慎入
*姑且能称为小甜饼
*感谢观看

许博远把最后一个盘子冲洗干净,顺便将自己的手细细洗了一遍,叶修还在阳台打电话,许博远从厨房的窗户看出去,正好可以看到叶修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拿着自己给他配的手机,听不到他在说什么,只能看到他眯着眼,嘴开开合合的。
我家男人真好看。
许博远甩了甩手上的水,心里有些开心,有些确幸的想着。
现在住的房子,是他俩在世邀赛结束后一起在G市租的,他们谈恋爱本就离经叛道,所以现在同居的消息除了要好的朋友知道外基本上无人知晓。
许博远被自己的想法逗笑,摇了摇头,拨开已经有些被汗打湿的刘海,感慨夏天炎热,转身准备去洗澡。
现在的生活简单朴实,几乎没有一丝激情可言,周而复始,两人像相处了十多年的老夫老妻,很少说甜蜜蜜的情话,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人报一台电脑打荣耀。
许博远一向认为这段爱情不需要太轰轰烈烈,毕竟和叶修谈恋爱本就是够轰轰烈烈的了。
等许博远洗完澡,美滋滋地在空调房里开始打荣耀,叶修还没打完电话。
平时叶修都会看着许博远洗碗,许博远一向不愿意叶修洗碗,叶修的手金贵,是用来打荣耀的,不是有来洗碗的,他说,并且一再强调洗碗伤手。叶修也偷得闲,许博远洗碗他就一起挤在小小的厨房看他。等洗完碗就去洗澡,然后两人就躲进房间去打荣耀或者干些羞羞的事。
平时习惯了,这会还有些不适应,许博远伸了个懒腰,暗道自己矫情,然后开始心无旁鸢的和春易老他们一起下一个五人小本。
这本下了二分之一,叶修进来了,如果说G市的夏天热得像蒸笼,那叶修就好比蒸笼里的小笼包,几乎要熟了。
叶修被热得满脸汗,还不忘占许博远便宜,在许博远额头上亲了亲。
许博远百忙之中抬头瞪了叶修一眼,然后用口型叫他去洗澡。
叶修挑眉,一边收拾换洗衣物一边问:“你知道我刚刚和谁打电话吗?”
沉默无声。但叶修知道许博远在听,他接着道:“我妈。”
许博远一时顾不上副本,一把拉下耳机,手上还操作着蓝桥春雪,心里却急切万分地问道:“说什么了?!”
“她问哥有对象了吗。想叫哥去相亲。”蓝桥春雪躲避时突然停止,被boss砍了两下。
“然后呢?”
“我说有对象了。”蓝桥春雪突然抽搐了一下,攻击技能没放出去。
“然后呢?”
“她问我什么时候带回去看看。”蓝桥春雪像找死似的撞上boss,被boss打了个浮空。
“然后呢?”
“我说明天。”
这次蓝桥春雪没有被他的主人智障般的操作所连累,因为他已经死出了副本。
“那我去洗澡了,你记得订两张明天去B市的机票啊。”叶修说完就摆摆手,不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大脑死机,正在重启的许博远。
愣了半天,他仿佛反应过来什么,不管三七二十一,没看一眼春易老他们发来的慰问消息,而是关闭荣耀,找起了机票。
叶修洗完澡,刚从洗漱间出来,就被房间里极低的温度冷的一哆嗦。
他看着把自己裹成“蚕宝宝”的许博远问道:“干吗?空调开这么大 。”
“蚕宝宝”露出一个头闷闷道:“让自己冷静一下,机票我已经订好了。”
叶修哑然失笑,翻身上床,躺在许博远身旁。说不紧张是假的,这事关他们的未来啊。
他支起身,与许博远交换了一个绵长的吻。
莫名心安。
只要他在身边就无所畏惧。
一心向家,有他的家。

END
我这个人脾气一般,智商不行,文笔不行,做事三分钟热度。

看着以前的东西,突然想要改变点什么,就都删了。

不怎么形象的比喻就是像一个老人回顾过去,像少年一般诸多不满,然后决定自己偷偷把黑历史藏起来。

恩,现在大概有一种重新开始的感觉,本来就是小透明了,也不大可能更透明了……

努力做吧,我是一个略悲观主义者,我不相信努力就会成功,个人对毒鸡汤更情有独钟,但我希望要做就做好。

“只不过是从头开始。”

我倒无法这么说,因为还没头呐[doge 脸]。

这大概是给自己的交代。

未删的
云秀个人向*1
江周向点文(r18)*1
方王向*1

成功魔法

*方王向,ooc我的锅。
*题目和本文并没有什么关系。
*幼儿园文笔。
*我有毒,都怪四千毒奶。 *准备愉快的开始了吗?中间可能小虐  ……
*()内为王杰希内心。

     天气阴沉沉的,方士谦退役后依旧保养良好的手有一会儿没一会儿的在的士座椅上敲打出一小段节奏,内心感叹着b市如今的雾霾和堵车真是越来越严重了。              
     思绪飘得远了,就想到了王杰希,那双大小眼,总是显现出不同的样子。生气的样子,开心的样子,懒散的样子,负责的样子。现在,他的每一个样子他都想念。      他,现在好吗?      另一只手轻轻摩挲着背包上微草的挂饰,长期的抚摸已经使挂饰褪色,看不出原来翠绿的颜色。        

     不辞而别的他这一回来,小队长一定会怼死他的吧。   
      的士司机看着堵车,也是闲着无聊,只好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车上的乘客聊聊天解闷,“小伙子,你是微草战队的粉丝。”这个大叔笑了笑道:“我儿子也喜欢微草呢 。”“嗯。”方士谦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说谢谢支持,他现在已经不算微草队员了,这话不该他来说。说好巧?感觉b市微草粉应该是最多的吧?想想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他……       
        司机师傅见这位乘客并没有聊天的兴致,也就不再说话,自讨没趣的撇了撇嘴。       
         方士谦这次回来并没有直接去微草总部,而是先回了自己在b市的一间小房,
准备琢磨琢磨如何求得小队长原谅。           
          回到家七七八八的一收拾,也很晚了,方士谦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和同样空空如也的零售柜,决定去外面吃点晚饭兼宵夜 。        
           方士谦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的妈呀!我还没想好怎么安慰小队长呢,要不要这么突然         
           王杰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看着自己点的那一碗酸辣粉,怀疑为了一碗酸辣粉而出来吃夜宵是否是明智之选。           他没看见我,他没看见我。杰希卡大大低着头吸溜吸溜的吃着酸辣粉,只期盼方世谦已经瞎了,没看见他。       
         “王杰希?”方世谦低沉的声音传来。是福不是祸,是祸挡不住 。王杰希吸溜完最后一根酸辣粉,才缓缓抬起头。  
         “结帐!”王杰希招招手,好似没看见方士谦。       
        “别动!”方士谦一急,大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对王杰希还是对老板喊的。           老板手一抖,就听到王杰希更大声地喊道:“别理他,结帐。”           
          老板:……mdzz           
          王杰希失控了,他不是个喜欢约束自己个性的人,只有关乎战队他才会牺牲自己,但不代表他的自制力满分或者他完全没有自制力,他是个普通人,虽然魔术师打法很跳脱,但他本人还是个不喜欢麻烦,不容易动怒的人,是个甚至思想还有些古板的人。      
          能让他情绪失控的人很少,但方士谦正好是其中之一,也许是越在乎的人越影响情绪吧。        
          两个人的声音太大了,基本整个大排档的人都看了过来。       
         “小队长……”方士谦压低了些声音,直直地看着对方,思念,看到王杰希时他恨不得将他搂在自己的怀里,将他揉进自己的骨肉。      
         王杰希看老板没动作,只好气呼呼地拿起桌上的菜单,看了一眼酸辣粉的价格,然后气呼呼地将钱拍在桌上。
          听到“小队长”动作也是一顿,太久没有人这么叫他了,他不得不承认,他思念着方士谦,他在方士谦走后更加拼命,只是心里不甘的想要证明他不一定要方士谦。他一个人也可以拿冠军。        
           好强,王杰希骨子里刻着巨大无比的这二字。他并不愿意人前示弱,他也不需要他人的怜悯 。 荣耀选手毕竟也是公众人物,王杰希沉默片刻,不想和方士谦继续说什么,心里面涌起来的像怨妇一般的怨气,心里有些涩涩的。
          他咬了咬下唇,不再看方士谦一眼,转头就走。
          方士谦低下头,自嘲地笑了笑,也没有去追,他第一眼看到小队长就知道他瘦了,眼眶里有红血丝,眼底一片黑眼圈,他依然如常人一样,衣着简朴,优雅高雅,如不是方士谦,是旁人看的话,一定不知道他所承受的巨大压力。

         方士谦没有去追,自己究竟有什么资格去追?
        

          (我在哪里?胃好疼)
           “师傅,队长晕倒了!在首都医院,你快来!队长一直在叫你的名字。”
           (好吵,我的分析还没做完,头好痛。)
          “小队长!小队长……王杰希!”
           (方士谦,混蛋,他还好意思回来!他干嘛要走。)
          “方神,去休息一下吧,你就算守在这里队长也没有这么快醒。”
           (好想他,好想他,好想看他的脸,他在这里吗?是梦吗?)
           “杰希,休息一下吧,为什么你总是这样勉强自己。”

           王杰希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是一段他最不愿意回忆起的记忆。
           是方士谦刚走的那段时间,他每夜失眠,甚至躲在被子里哭,看着天变黑又泛白。
           他要保住第六赛季的冠军,他要顶着压力继续前进。
           他不断给自己加压,他咬着牙每天布置战术,每天训练到半夜三更,他没日没夜的看比赛视频。
           他害怕,如果他停下来就会想起方士谦,所以他不敢停。
           
           第六赛季。蓝雨总冠军。
           他微笑着与蓝雨的各位握手。
           然后在出会场后,他晕倒了,他整整昏了两天,一睁眼,他没有看到方士谦,微草的队员们都担忧的看着他。
           他微笑着表示自己没事,将所有的痛苦和压力一笔带过。

           梦戛然而止。
           再睁眼,洁白的房间,浓重的消毒液味,还有方士谦。
           不是穿着干净,笑容得体的方士谦,而是下巴已经冒着青葱胡茬,眼眶通红,略有沧桑感,满眼焦急的方士谦。
           王杰希突然笑了,这次睁眼,有他。
           “方士谦,你真的回来了。”
           “是呀,我回来了。”方士谦看着王杰希,眼中全是他的倒影。
            “真好。”他累了,他只想要他的爱人在身边。
           方士谦却摇了摇头,“一点儿也不好,你为什么不好好照顾自己,你以为你真是魔术师吗?施个魔法自己就会好?”
           王杰希动了动身体,全身无力,只能示意方士谦靠近一下。
           方士谦挑了挑眉,靠近了一些。
           王杰希的嘴轻轻在他的嘴唇一掠而过。“我的魔法不需要可以治好自己,我只需要可以找回你就可以了。”
          “咔。”这是方士谦理智线断裂的声音。
          他的唇覆上王杰希的唇,在他的嘴中攻略城池。
         想到王杰希身体还很虚弱,他也不太敢造次,只是一小会儿就停了下来。
           看着王杰希通红的脸,方士谦微笑着说:“小队长,你的魔法太成功了。”
          

     过年去亲戚家拜年,人都认不全,也没人搭理咱,就把这老梗写了。
      在写吻的时候,我妈和我一个舅公聊开车[正经意义上的]把我吓了一跳。妈,听我解释!
         

                                                                                                                               

点文完成江周√
ooc,ooc,ooc
@清瞳烟杳

占tag抱歉 点文

因为开学后手机要上交了,所以提前开个点文吧。
第一次开点文,接两篇。
以下cp提供肉文
叶蓝
喻黄
双花
江周

以下cp只提供甜文
刘卢
乔高
昊翔

文笔不好我的锅√
文力有限我的锅√
ooc我的锅√

就我这样,真的有人回来点文吗?
最后占tag抱歉